救世主先生在马尔福床上向你使用了一个阿瓦达并说

瓶邪‖荼岩‖楚路‖朋我‖周江‖酒茨‖晴博‖高李
德哈‖福华‖锤基‖盾冬‖贾尼‖EC‖狼队‖柯王子‖Obikin‖Spirk
不吃拆逆,懒癌
Expecto Patronum.

一代赌神。
表白茨寮,表白大家。

他和他并肩走,身边是校园里的小河,太阳西下,小河的水泛着层层鳞光,晃着晃着就流到时间尽头。

他和他坐在影院最后一排,看银幕上看不懂在说什么的外国文艺片,男主角从军牺牲,他陪女主角落了一滴泪,没好意思让他看见。

他和他坐上同一艘渡船,到了岸口各奔东西,他说如果战争结束我还活着就去找你,他点点头不说话,把军服肩章上的白花和他换了一朵。

战争结束了,他也没去找他,他牺牲在一个他看不到的角落,他又落了一滴泪,这次他也没能看到。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
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

刀妹六星达成,小公主很不配合啊照相都闭眼睛的,,
立志只六喜欢的式神,不打斗技,无所畏惧,【躺】
锦衣华服真好看啊果然还是最喜欢博雅小天使的脸了,(⚭-⚭ )
有没有同心一意的小宝贝啊一起玩啊第二张图有我ID同服的小伙伴请务必戳我好吗,【怀疑同心一意是鬼服的眼神】

——全国二卷的作文题看起来真棒啊,想搞事
——不行不行,快要考VB了还没预习
——想搞事
——预习
——想搞事
——预习
啊——人为什么要学VB

【秦江】虹之间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

【二】
江烁其实不是那种特别健谈的人,但他非常有说故事的天赋,要是真的有穿越这种事情发生,他还可以去当个说书先生。我这样对他说的时候他正在用指腹摩挲木桌上凹进去的划痕,听到我这样的打趣他抬头冲我笑了一下,其实江烁笑起来很好看,只是他笑的时候眼底都是没有感情的。
今天的故事依旧显得虚幻离奇,要不是我在网上确认过江烁是一名炒房者,我真的会觉得他在编造一篇小说。江烁给我说的绝大部分都是凶宅,他说他就是靠着这样倒买倒卖凶宅挣钱。故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朋友失踪了,但是在失踪之前他给主人公介绍了他的一位朋友。这回的这位朋友是有名字的,但是起得相当随便,叫白开,白开水的那个白开。
后来的故事变得越来越令人难以想象,之前的万家在后续的故事里扮演的角色比我一开始预料的还重要得多。但是在故事正要发展到一个剧情小高潮的时候江烁突然停下不说了,他建议一起出门走走,“长时间坐着或者宅在家里都不好,有机会还是要常到外面走走。”他起身去结账,我还坐在椅子上回味他刚刚说的故事。
江烁这个人比我想象的精彩很多,他不去写小说真的太可惜了。

我们到了附近的市集,当地的习俗,每到新年都会举办这种集会。当时是下午四点多钟,市集上非常热闹。江烁比我稍微矮上一点,从侧后方可以看到他的发旋,发色是比较少见的栗棕色,在阳光底下透出一种很柔和的光泽。
江烁这个人其实很柔软,眉眼有点南方水乡那种特有的清秀,他应该是个很爱笑的人,但是每次他笑我都能感觉得出来他其实并不开心。
我感觉,他没告诉我的可能还有很多。他叙述的过程中好像一直在回避,回避提及他那个“朋友”,所以即便“朋友”的出镜率很高,但也只是在一些非常关键,或者江烁不得不让他出现的时候才被提出来。但是这样就更奇怪。
我一开始觉得江烁只是为了编故事而虚构了这样一个人物,可是听到后来我发现江烁始终不愿意正面说他,这样很别扭。也就是说,“朋友”这个角色可能确实是存在的,只是他和江烁之间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才让江烁连提起他都觉得难堪。
虽然我的主业是作家,但是在大学的时候我辅修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江烁的这个“朋友”从一个作家的角度看是故事当中相当有分量的存在,而从心理学的层面来分析,我要把这个人从江烁的意识当中挖掘出来也未必是不可能。
“你有话想要问我吗?”江烁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问我,“有什么疑问就提出来吧,被隐瞒的心情也很痛苦不是吗。”
我到旁边的摊位上要了两杯酥油茶,招呼江烁一起坐到路边,“愿意说给我听吗,你和那位‘朋友’的故事,”我吹了吹酥油茶冒出来的热气,偏着脸看他,“如果不愿意说你也可以拒绝,我不会强求的。”
江烁沉默着,只是一直看蒸汽在空气当中一蓬一蓬上下浮动,在我以为他要回绝而准备换个话题的时候,他说,
“我忘了他叫什么名字了,但我记得他。”

【秦江】虹之间

在微博实在找不到粮吃不得已的产物。

【一】
2016年藏历新年的时候我正在西藏的一个小县城采风。虽然是小县城,但是新年的气氛还是非常浓郁,有很多人去磕长头,我跟在人群当中到了当地很有名的喇嘛庙。
前面说过,我采风的地方只是个小县城,但西藏的这种民族传统信仰非常虔诚,所以我看到的喇嘛庙虽然不大却用了很多难得的石料木材装点。西藏的喇嘛庙一般会有一条很长的走廊,一面对着外面的空地,另外一面是那种非常大的转经筒。在长廊上我认识了江烁。
很多信徒或者游客都走在转经筒那一侧,只有江烁一个人站在一边倚靠着廊柱面朝着外面。昨晚刚刚下过大雪,长廊外的空地上白茫茫一片,映衬着阳光很漂亮,但晃眼。我伸手比了个方框,江烁被框在画面中央。接着我走到江烁边上问他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去喝杯咖啡,他同意了,非常爽快。我觉得他大概是个生意人。

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县城里那家咖啡馆,它看上去年代相当久远,整个咖啡馆侧对阳光,采光很不好,不过江烁看起来并不介意。
我之所以找上江烁就是因为他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状态,我没有告诉他,他在喇嘛庙里看着雪地的时候眼神都是空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把自己埋在雪里一样。我是个小说家,观察力和好奇心是我们这类人不可或缺的职业美德,我的直觉告诉我,江烁是很有故事的人。或许他就是我此行要采的风。
我不打算向他隐瞒我的动机,在咖啡喝到一半的时候向他提出了给我说说他的故事的请求。江烁看起来很平淡,好像他早就清楚我搭讪他的意思。
接下来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他用自己的语言为我打开了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门。凶宅、方术、址簿、万江,整个故事听起来天马行空。要是我拿着这些记录去找心理医生,他肯定立刻就会安排我住进精神病院。但是江烁说这是他的故事,我也就把它们理解成为是他的故事。
在他的叙述当中多次提到过他的一个“朋友”,一个非常套路的男二号,非常... ...《盗×笔记》的那种套路。我中间向他提出过疑问,我怀疑这个“朋友”根本只是江烁杜撰出来拯救男主的道具。他不置可否,只是说“有些事情过得久了,我也分不清哪些是假哪些是真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很勉强。
江烁看起来非常年轻,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和字里行间透露给我的感觉却很沧桑。他可能是真的经历过了什么事情,对他来说打击很大,也可能是他自己接受不了的事情,以至于他现在对什么东西的态度都很平淡,从他的眼神当中我读不到任何信息。
大概三点半左右他起身向我道别,我觉得他的故事其实还没有说完,我约了他第二天下午两点钟还在这家咖啡馆见面,他没有拒绝。
结完账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我才发现外面又开始下雪了,铅灰色的云层堆叠在一起彻底遮住了阳光,大街上的行人依旧很多,只是都行色匆匆。

回到住着的旅馆我整理了一下刚才记下来的笔记,顺便理清了故事的主线和脉络,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还没问江烁那位朋友的名字,但是想想,就叫朋友也有它的美感。